2021年10月13日 星期三

風的季節

雖然係自由工作者,但上星期五和星期六兩天也受到黑雨和颱風分別影響了兩個活動,因此十分體諒星期五一眾冒雨上學上班的一族。特別是星期六約好了12:30,早上天文台報導說在下午初時考慮改掛三號風球,我在11時前換好衣服預備出門,直到他們改口說下午至黃昏我們才決定取消活動,不過當日下午開始橫風橫雨,天氣的確很差。

小時候很愛打風,那時候風季大多數在暑假,所以很多時跟放假沒扯上關係,只是喜歡一家人留在家中的感覺,現在氣候變化,到了10月還颳颱風。

今天呆在家中聽歌看書,很治癒的感覺,難得的風假,祝願大家都平安🙏🏻






2021年8月17日 星期二

輸在起跑線,贏在終點時

今年的東京奧運是一次非一般的奧運,有人看到的是他們縮本製作的開幕禮,閉幕禮也一切從簡,沒大堆頭沒大製作,她沒法在2020年舉行,推遲了一年,最後仍然沒能讓觀眾入場參觀,然而對香港人來說可能是最別具意義的一屆,至少是暫時成績最好的一屆。

奧運過後,不用留在家或趕回家追看比賽,很想入戲院看電影,左看右看,最吸引我的故事就是蘇樺偉。因為一個幸福醫藥廣告,一句「我以為佢以後行得比人慢,最後佢跑得比人快。」大家更熟悉他的名字和故事。當所有父母渴望孩子及用盡方法讓孩子贏在起跑線時,蘇樺偉及他的父母卻輸了,一個連走路都困難的孩子,又如何說跑?

蘇樺偉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也不用多介紹,令我們反思的是一直以來香港這種文化價值觀,小時候說行行出狀元,但事實上,每年香港DSE狀元只會想考入醫學院,將來不是做醫生就是當律師,因為這是父母的期望,如果你想唸藝術,父母也許早已跟你脫離關係了。在香港這地方,所謂成功人士彷彿只有兩三種行業,行行出狀元只是安撫讀不成書的孩子,難怪當家長的千方百計要把孩子培養贏在起跑線。

當然,蘇樺偉能成為神奇小子,也正因為他也有一個虎媽,但能夠成為金牌得主及世界紀錄保持者,也只能靠他自己。

回來再看2020東京奧運,同樣輸在起跑線,未開始已注定蝕本,但過了10年20年,世人會忘記很多屆的奧運,卻不會忘記這個不一樣的東京奧運。







2021年8月16日 星期一

Blogger 又令我上一課

我以為科技愈來愈進步,所有產品及服務也會愈來愈優化,但有些事情往往是背道而馳,就像Blogspot,改頭換面後很多功能沒什麼進步,就連留言功能也出問題,最初我用手機 Google App 仍可以登入留言,但現在已經不行。我搞了很久、試了多次都搞不懂原因,今天才知道就是兩套系統不能共存。

我是 IPeople, 家裡都是用 IMac, IPad, Iphone,沒想過用Safari是不能在blogspot留言,山頭主義果然是無處不在‼️ 


2021年6月30日 星期三

英格蘭 - 等了55年的勝利

相信像我這一代成長的香港人,不少是英格蘭擁躉,每一屆世界杯、歐國杯,總是期望奇蹟出現,又每一屆都落空。在我的朋友圈子內,甚少女性朋友看足球,除了我,幾乎零。小時候受爸爸、哥哥、弟弟感染,每逢世界杯歐洲國家杯就和三個男人一起看足球,一起做球賽評述員,直到爸爸離開後,這種戲碼已不復再。

我們一家都捧英格蘭,從小到大從沒改變,無論天變地變,情從來沒變。尋晚ViuTV沒有選播英格蘭對德國這場賽事,實在太小家了,或者電視台認為廣告不及訂閱費高吧,所以只讓Now獨食。沒有了免費轉播,今天確實也少了些討論。

在這沒完沒了的疫情、這種低氣壓氣氛下,對我這種蟻民來說實在興奮無比。尤其是他們從未贏過德國隊,等了55年的勝利,特別來得有意義。

期待三獅軍團再下一城!





Source: Getty Images


2021年5月1日 星期六

爸爸可否不要老

Anthony Hopkins 剛剛再度獲得奧斯卡影帝,今次扮演腦退化症病人,吸引我入場的主要原因不在奧斯卡,而是這個題材。這麼多年,幾乎每部有關腦退化症題材的電影我也會入戲院觀看,不是因為身邊有患病親人,反而因為沒有而更加想了解多點。

從少記性特別好,因此很難想像自己有一天甚麼都忘了,連自己身邊的親人容貌都忘記得一乾二淨,那到底會是甚麼一回事?

英文戲名非常簡單直接用了“The Father”, 香港用了歌曲青春常駐的一句歌詞「爸爸可否不要老」,雖然中外電影名字均從女兒角度出發,其實電影卻是少有的用了病人的角度落墨。以往關於腦退化的題材總是從家人的觀點感受刻劃出腦退化病人的生活,今次讓觀眾更清楚知道一個腦退化病人對每日發生的人與事是如何混亂一片,當然,我們也許有如此想法:病人本身並不痛苦,反正已經忘了,但身邊清醒的家人才最難過。但電影從“爸爸”的角度來看又是否快樂?每天活在過去的記憶片段,忘記了眼前的事,不斷重複又搞不清現在和過去,連誰是自己的女兒也認不出來。

Anthony Hopkins要駕馭這種角色實在沒有難度,而女主角用了Olivia Colman,可能是剛剛才看完了Netflex的”The Crown”沒多久,我還未能將她抽離英女皇這角色。我喜歡電影沒有灑狗血,實在很怕一些硬要大家啕哭一頓的所謂感人情節,電影裡反而大部份情節尚算輕鬆,還帶點懸疑,誰是誰,疑幻疑真,直至結局才讓觀眾帶著淡淡無奈感嘆離場。




2020年11月6日 星期五

我愈了解人,就愈喜歡我的狗...

Mark Twain(馬克吐溫)曾說 "The more I learn about people, the more I like my dog..." ,這說法對一個一直從事人力資源管理及培訓工作、又是寵主的人來說簡直是至理名言。

現在每天工作對著這些可愛毛孩,專心一致做狗奴。雖然收入大減,但心情輕鬆舒暢不少,難怪狗狗也可當醫生,能醫百病 :)



 



2020年9月14日 星期一

《天能 Tenet 》

Momento(凶心人)開始,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我總不會錯過,新戲《天能》本來排了7月中在香港上映,無奈被迫延至上星期四才上畫,天有不測風雲,戲院重開,能進場就馬上訂戲票了。

期待已久,到底《天能》會不會讓我失望?入場前已有很多網上影評出爐,畢竟台灣那邊比我們早上映,大部分評語仍然說是 - 看不明。無論是《潛能空間》、《星際啟示錄》到現在的《天能》,總是聽到很多人說看不明,而我總是奇怪他們看不明的是甚麼?最令人感到沮喪的是,很多人看不明就否定電影的可觀性,甚至評為「故弄玄虛」,不值一看的負評,這樣對Christopher Nolan實在超不公平。



自小是一個時空迷,凡跟時空交錯或穿越時空的電影、故事總會產生興趣。也許因此成為Christohper Nolan的追隨者。《天能》也是Nolan一如既往的風格,最愛以時間說故事,男主角的任務就是阻止一場在未來世界已發生的浩劫,或稱為第三次世界大戰,今次並不是一般透過一台機器穿越時空的電影,是另一種概念,舉個例子,你可以想像以前的錄影帶,回帶時是怎樣的?那是向後轉的,所以當主角回到過去時,一切都是逆向而行的,但他卻是向前走,因為他是來自未來,所以我們在銀幕上看見逆向和順向的人或汽車一同出現,這種手法過往從沒有在其他時空穿梭的電影中出現過。



電影一開始就是一場在烏克蘭基輔歌劇院進行有組織的恐怖活動,男主角的任務不是救人,而是為了拿到拯救世界的化學元素。很多人想起18年前的真人真事,由於這是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我想起在2012年科羅拉多州丹佛市近郊的一家電影院,播映《蝙蝠俠之夜神起義》時發生的槍擊事件,當時死了12人,而當天同一時間,在世界的另一方,我同樣地坐在戲院內觀看著同一套電院,散場後聽到新聞感到相當難過。因為槍擊案發生令到當時美國很多戲院放棄上映夜神起義,多少也影響當年票房,如今又遇上疫情,聽說票房不俗,導演可算經得起考驗。


有些人感到很迷惑,為什麼主角回到過去時會自己和自己打架?為什麼女主角在遠處看見另一個自己跳落海?這裡跟Interstella裡面女孩常聽到書櫃有聲音,以為裡面有鬼,其實另一邊正是不同時空的父親想回去見她,這裡也令我想起經典日劇仁醫,第一集就是男主角為一位男病人做開腦手術,其實那個病人就是從過去回到現在的自己。要是完全對平行時空沒有概念的人,的確有點難掌握Nolan的電影。



我記得導演在一次訪問中,提到拍攝凶心人,他不諱言希望他的電影不只讓觀眾看一次,而是看第二次,一部電影能帶給觀眾娛樂,觀能上的刺激,其實何必太介意沒有完全看懂,而我個人認為這部電影比Inception更簡單,你就當男主角是能穿越過去未來的007吧。而這次Nolan用了相當多對白來迎合部分觀眾口味,每一件事情都解釋得相當清楚,對我來說,這也是最扣分的地方。到最後一幕,男主角John David Washington問Neil是誰派他來的,就連謎也不要大家猜,直接揭盅了。可能 Inception的結局讓人猜了很多年,那顆陀螺在快要倒下來時就完場了,到底最後有沒有倒下來永遠是謎,今次Nolan決定放過觀眾,並沒有半點故弄玄虛,但對我來說,太多對白解鎖不再留白,反而不是我喜愛的作風。我聽說有人揚言不再看Nolan的電影,我希望導演不要因此而改變他的作風,若果有人因為看不明而罷看,他們大可以留在家看《愛。回家》的。



除了對白太多太白,選角是另一個問題,我不知道Nolan是不是很想角逐奧斯卡最佳導演或拿最佳電影獎項,所以要起用John David Washington。其實黑人演員多的是,但他真的缺乏魅力,戲也演得很平凡,畢竟演技不是遺傳的,有一位奧斯卡影帝父親不一定就會演戲。我明白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或最佳電影的重要性,但無需因此影響選角,即使Nolan這次拿不到,他已經是我心中的最佳導演。


扣了那太多的解鎖對白,男主角的平凡,如果100為滿,我還是會給電影85分!

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懷念的Ennio Morricone

早陣子「宅在家」的日子裡,無論是做大廚、甜品大師、bartender也好,也會不斷播著這張CD的樂曲,這是 Ennio Morricone 和 Yo-Yo Ma 的一次 crossover。馬友友演奏多首Morricone的經典作品,當然有我至愛的《星光伴我心》主題曲和插曲,早幾天知道Morricone逝世消息,再聽著 Cinema Paradiso, 百感交集,就是因為這部電影,兩年前遊了一趟西西里島,之後在媽媽的安息禮上,我也用了Morricone的音樂做她生平video的配樂。

一直以來,我形容Morricone的音樂好像在天堂才會聽到的樂章,如今要再聽他的新作,也只有在天堂才會聽到了。

這次西西里島的漫活旅行,暢遊電影經典的拍攝場地之外,也到了電影博物館參觀

電影描述ToTo和Alfredo的忘年之交,能得到觀眾共鳴,兩位演員實在功不可抹。



2020年6月15日 星期一

《岡山。倉敷初秋之旅》(四) 小豆島篇

從岡山市到小豆島十分方便,來往新岡山港與小豆島土庄港每天有十多班船,一般夏季會增加班次。至於島內交通是比較讓人頭痛的問題,最佳方法是在島內租車,免掉連人帶車的昂貴船票,不過其他遊客也會有同樣考慮,所以島內的出租汽車一般很快就被租借掉,必須很早預訂,而剩下的多數是價格較為昂貴的大型房車,那價格就跟在岡山市直接駕車前往無差別。

島內雖有到達所有景點的小豆島觀光巴士,遊客可購買一、二天乘車券,但班次有限,基本上難以在一天內參觀島上所有景點,但逗留兩天的話,除了增添了住宿費用,晚上6時後也沒什麼好玩的,所有景點也會關門。雖然自駕遊大約多幾百塊港元,但考慮時間、舒適度、彈性各方面平衡下,我們最後仍然選擇在岡山直接自駕到小豆島。

我們選擇前一晚取車,因此清晨一早便出發,免卻早上還要處理繁複手續,務求乘早船往小豆島,這樣整日行程就比較輕鬆,也可趕及乘最後一班船返回岡山還車。

船票在碼頭出售,自駕遊人士可先把車輛停泊在上船的車龍,再到碼頭售票處買票,別忘記拿車輛證明資料以便確認價格,因為船票根據車輛的大小而定,價格不一。

開船後記得到外面看海鷗,牠們會一直跟隨船隻飛翔,非常壯觀。




由於太早出門,未能在酒店吃早餐,只能在船上找杯麵充飢。


到達小豆島後,第一站是寒霞溪。遊客可選擇步行上山或坐吊車,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決定乘坐來回吊車。這裡最著名是同時看到漫山遍野是紅、黃、綠不同顏色的樹葉。


寒霞溪是賞楓勝地,但因之前天氣和暖,楓葉還未完全轉紅。


如果能留一晚,可以考慮在這裡行山。


白色巨型風車可以說是小豆島的地標,這裡是橄欖公園,公園不算很大,賣點是魔女宅急便的拍攝地點,因此吸引不少粉絲來打卡。


遊客買票入場後可在這裡借用魔法掃把拍照,唯數量不多,大約十幾廿把,
繁忙時間可能要排隊等候。


有粉絲專程打扮成主角在這裡拍照。


充滿希臘風情

這個不是綠茶雪糕,而是橄欖味,我個人不喜歡抹茶雪糕,覺得太搶味,但這個橄欖味剛剛好,感覺很柔和,沒有搶雪糕的奶味,相當配。

第三站是《二十四の瞳映畫村》,在這裡能找到日本電影的歷史,也充滿著日本人最愛的昭和年代初期風情。《二十四の瞳映畫村》被直接翻譯為《二十四隻眼睛》,由於從沒看過這部電影,來到這古老映畫村,加上到達時人不算多,甚至在課室參觀時也只有我一人,最初還以為是恐怖片,其實是一部非常感人的電影,描述一個老師和12個學生的故事,女主角是田中裕子。

第一次親身體驗這種舊日式學校

這裡也是電影的真實拍攝地點

這段期間剛好遇上花海,實在太美了。




在映畫村內也找到很多舊廣告。

這裡跟醬油廠很近,本來醬油廠也是行程之一,但由於我不太喜歡走馬看花,來到映畫村後寧願多留一會,放棄參觀醬油廠了。雖然沒有到醬油廠參觀,來到映畫村也可以品嘗醬油雪糕,最初看見醬油雪糕有點怕,因為不喜歡鹹味的食物,感覺就是很鹹,但嚐過後其實並沒有鹹味,甚至醬油味,既然來到,值得一試。


離開映畫村已接近黃昏,也到了這次小豆島一天遊的最後一站 - 天使之路。


天使之路就是照片中看到能步行到另一小島的一條沙灘路,由於水退就會出現,每天只有一或兩次出現,時間也不一樣,建議出發編排行程前最好到官方網站查詢相關資料,我們出發前一天已經確定水退在黃昏5時左右出現,因此安排這條路線。

這裡日落很美,地點跟土庄港碼頭只有5分鐘車程,我們遊覽完畢後,剛好駕車到碼頭等候上船回岡山市。
註:從岡山到小豆島購買往返船票時雖然沒有特惠,但如果要當天回去,最好還是購買往返船票,不要買單程,否則離開時買不到票就不能回去。

非常感恩,整個行程順利,還車時間剛剛好,無論天氣人和,一切完美超額完成。


風的季節

雖然係自由工作者,但上星期五和星期六兩天也受到黑雨和颱風分別影響了兩個活動,因此十分體諒星期五一眾冒雨上學上班的一族。特別是星期六約好了12:30,早上天文台報導說在下午初時考慮改掛三號風球,我在11時前換好衣服預備出門,直到他們改口說下午至黃昏我們才決定取消活動,不過當日下午開...